星 • 酥香妙脆鸦_搭配咸鱼食用风味更佳

极地鸽王

两个男人之间的信件交流(完结)

(已经完全没有信了)

         生活还在继续。
         工作,工作,工作,我依旧为了生存奔波。唯一与过去不同的是我找到了心灵的归属,我开始期待回家,现在那里有人温暖冰冷的房间,我不再是孤单一人。
        我开始研究健康的饮食,为了我的另一半。总不能让他跟着我吃垃圾食品,他的胃不太好,总是没胃口。我专门给他做了便于消化的食物,可他每次都是只吃上一两口,之后再怎么说都不会再碰一下。我想这是不是因为我太宠他的原因?或者是那条脚链,也许我该把它摘掉。
        我还是会给A先生写信,有时候他会邀请我去打猎,一起在森林里围猎慌不择路的小鹿。不得不说那确实是一种不错的排解压力的方式,剖开鹿的喉咙时鲜血喷溅在手上的触感到现在依旧新鲜,我还记得它是如何在抽搐和喷涌的气音中渐渐不再挣扎,四肢舒缓,漆黑的瞳孔就像死去的黑珍珠。
         死去的鹿被完全利用起来,每一缕血肉都被我们洗干剥净拆吃入腹,骨骼则被细细研磨成工艺品,作为胜利者的勋章展示。我把鹿骨的茶杯送给亲爱的,但没有告诉他那是用什么做的,我知道他一定不会喜欢。
最近亲爱的越来越安静了,他不发出任何声音,任何声音也无法从他那里得到回应。简直就像黑洞一样。安静,冰冷,他就在那里,沉默着似乎要将自己的存在完全消去。
         他一定是病了。我想。
         我拿掉了锁链,我带他出去兜风,在太阳下他的皮肤依旧苍白冰冷,眼眸低垂像一座石雕,对一切都不为所动。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呢?我不停的呼唤,没有回应。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呢?直到异样的味道弥漫着我的住所,还是想不明白。直到把他浸入无色的液体,还是想不明白。直到男人敲响我的屋门,还是想不明白。
我不明白啊。我看向坐在椅子上的他,歪着头,正在沉睡。
         请你告诉我吧,请不要再折磨我了。我咽下小小的药片,杏仁的香气在唇齿间弥漫。
——请告诉我吧。

         等了很久没有回应,男人的耐心消失殆尽。他后退两步,飞起一脚踹向了木门。巨响之后依旧是一片宁静,男人站在门口整了整身上的西装,拍掉身上不存在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握在手上,做出戒备姿态进入了房间。
         两室一厅的屋子整体上不算小,但也说不上大,从玄关拐个弯,路过厨房与卫生间,才看到客厅。进入客厅之后,男人放松了下来,把小刀塞回衣兜,叹了口气。
然后他从另一边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喂?是我,我是木村。”男人靠着墙,视线四下巡视,最后停留在天花板上的一小块污渍,“之前你说的那个失踪案,我已经找到人了。”
         “啊……不怎么样。我来的太迟了。现场只剩下一些各种意义上都让人开心不起来的残留物了。”
         “总之,来的时候带上法医和白布,给他们收个尸吧。”

                                                        END
——————————————————————————————

      恭喜完结!!咕咕咕了这么久我终于写完了!!非常感谢裙里各位对我咕咕的宽宏大量(大家:并没有,我们甚至不抱希望)回头看看这篇文居然才用了八个月填坑!!天呐!我把自己感动到了(???)
      总之说好的黑深残!圆回来了!!耶!(一起死吧)最后木村雅贵警官上线刷个存在感XDD
       接下来准备填吸血鬼坑了……啊太久没看我都忘记总裁是什么性格了,留在我记忆中的只有一个白衣服的装逼犯x
      

牙都要保不住了我还在快快乐乐吸RK800

两个男人之间的信件交流(part3)

8月26日
致A先生:
        很抱歉。这么久才给你写信。我从没有这么认真过!其他一切的事都无所谓了,我的脑子里只有他!我想整天都抱着他,我想把脑袋埋进他的衣服里,让他的味道充斥着我!我爱他!我想拥有他!
        哦,我忘了,我忘记告诉你他的名字了,番场宗介,番场宗介。请记住他的名字。

         恋爱是一件需要耐心的事,暗恋则要付出几倍多于明恋的痛苦与煎熬。
         好在我是个很有耐心的人。
         唐突地上门只会吓到我的心上人,我必须要让他习惯我的存在,让我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我开始不经意地与他相遇。上班族,学生,清洁工,送餐员。男人的眼神里带上了疑惑的色彩,他一定在想:“喔,这个人为什么这么眼熟?我是不是总在遇到他?”
         我也在想,差不多是时候了。他看起来像是那种不善言辞的人,率先打破隔阂的重任不如由我来承担。所以我在某个清晨,在我们挤在月台上,肩挨着肩的时候,我对他说:“我是不是以前见过你?”
是的,我当然见过你。
         一件事开始的时候总是很难,但如果每天坚持做一做就会像呼吸一样简单。我们每天都会在月台相见,渐渐相谈甚欢。他是个可爱的家伙,看上去那么严肃,骨子里就是个烂好人,心软的就像挂了三个月的柿子。这家伙还是个民俗方面的狂热爱好者,不工作的时间就全身心扑在上面,那些民间习俗传说被他奉为珍宝,为了一件逸闻甚至愿意跑到深山老林里去探访老人家——随行人员是我,他负责跟老奶奶谈心,我负责举着录音设备。
        我忘不了他说起那些时的样子,笑容打心眼儿里出来,笑得容光焕发好像蘸了蜂蜜的甜甜圈。我喜欢看他笑,他笑了我也会笑,如此自然的双侧脸部肌肉上拉运动,上一次这样做是什么时候了?我不知道。我不想知道,我不想思考,我只想看着他。
        人总会变得贪得无厌,我也跳不出这个怪圈。有个想法在脑海深处滋生,它像一团微小的火苗,怦怦跳动,炽热烧灼,在胸膛里发烫。
我抚上胸口,火焰正在那里燃烧。砰咚砰咚,它跳动着。
         啊。我忽然明白了,那就是我的心脏。

——————————————————————————————
        终于到p3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总之这一篇快要完结了,从想法到写出来到彻底偏离原想法也就是一个键盘的事(茶)。最初的想法就是写一个路人老师r18但是又想写的黑暗一些抽象一些最后搞成了这个样子,搞了一堆不知所谓的东西,好在勉强给圆回去了……下一p就开始愉快的喝肉汤啦★

还挺准的,我确实是很不会开玩笑的那种哈哈哈

各位!!今天!!我一个佣兵,顶着延迟999,顶着慈善家的debuff,顶着一个监管者靠近判定变短的debuff,疯狂完美qte啊!!!我靠我自己都被惊呆了啊!!!!

锵锵~
昨天一天终于把小绝望刻完了!拖了好久真的是😂
阿朱罗是昨晚九点开始的半小时速刻(本来该是这样的),结果中间点开小英雄就开始看小英雄…………一直拖到11点多才刻完

忽然间很想写一个关于男人和屁的故事

        可爱佛系厂长了解一下.jpg
        匹配到红教堂整个人蒙圈了,我真的拿这个地图没办法看了攻略进去转一会儿就彻底晕了…………两溜废墟往里一走我都找不到左右了。
        开了一台半机子看着厂长挨个送队友上天(期间厂长看到我也没有打),律师坐vip的时候我都放弃了直接去找地窖结果绝赞迷路,想了一下决定轻松一点去找屠夫送我上天,没想到对面老哥砍了我一下就不砍了到处找地窖,然后把我送到了地窖(比心心)
        如果大家看到这个厂长的话请不要吝啬地代我表达我的(划去)喜爱(划去)感谢之情!!

ps:也可能是我们太菜了老哥都看不下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坐在椅子上看着三个空军小姐姐凑一起互摸,摸完了就在原地发呆…………
         我:???不要发呆啊至少去确认一下电机位置啊!话说到底为什么你们三个都选了空军啊就没有考虑过开机的问题吗!!!
        话说本来想选魔术师的因为看到队友都是空军改选了律师………………真不想用律师啊本来就手残眼下翻板速度还降低…………所以我到底为什么要选律师啊???选园丁躲起来修机不好吗???
        还有为什么今天六把每次都出生在小木屋前面啊???是什么奇怪的debuff吗?还是说今日不宜求生?每次屠夫开场就离我贼近唉!(其实有一次本来是ok的结果屠夫一个瞬移带了修机的我旁边然后恐惧震慑………………………………)